你看

你知道网络那么大就别指望全世界都只会夸你,以为普天之下皆你慈母啊?
自己非要翻负面评论还玻璃心,非得每个人都说你好话?有人不喜欢你你就得拉帮结伙赶尽杀绝?这种跟女子高中班上搞小团体霸凌的bitch有什么两样?这post发得简直了,活灵活现的酸溜溜小公主啊。
讲真这种搞事儿的心思花在写文上,也不至于是现在这样。
所以说现在的小孩子,最怕的就是不好好学习干活儿,光会发散自我意识。想想以后,很可怕了。

围观路人竟然越讲越气,大概姨妈真的要来了😂

很扎心了🐸

bayoo:

欸……热度不高沮丧也很正常,可是也不用太在意啦,尤其是一些非常小的写手。

看到小孩子为这种事情那么不开心,心情复杂。

才初中呢,中考记叙文都还没考完啊,年轻着呢,什么都有可能。

对文字有要求就去读名著,纯文学作品,想拥有更优美的文笔就去读散文,丰富词汇量。

要学习的不是圈里热度高的作品啊,热度高的作品可能是傻白甜,可能是无脑肉,可能是隐形玛丽苏,这些类型的东西都有其受众,受众可能还很多。

写得甜甜的也是好,写得深刻的也很棒,写得傻傻的有ooc也会有人夸赞有人喜欢——但是记住一点,你写出什么样的文,就会吸引什么样的读者。

你自己对同人是什么要求?你觉得大家都萌萌哒就可以了,都喜欢一个人宠着他惯着他爱着他,还是一定要在波折中体现人物的成长,传达你自己的思想?这些都没有对错,只有喜恶而已。

你的品味和你粉丝的品味还是有一些相关度的。文字暴露年龄的文手太多了,和文手一样年轻的姑娘们甚至看不出来文笔的幼稚。

是,几百几千热度的lof让人羡慕,如果自己产的粮也能那样就好了,可是那些几百热度的卖萌文下面清一色的,千篇一律的都是“哈哈哈哈哈哈”“超可爱!!喜欢!”“啊啊啊小天使!”这样的内容,作为创作者就真的开心吗?

总之,你想得到什么,就往那个方向努力咯。

写东西要开心啊,同人本来就有一个预设的人物设定和相对成熟的世界观了,把人物的性格抓住,对人物有一定理解,总会找到志同道合的人的,同人的一大功能是社交啊。人物和情节比文笔和词藻更加重要。

圈子里经常就喜欢互相大大太太爸爸宝贝地互吹,这种话真的就是开开玩笑,因为这个自卑或者自负,我觉得不是很好。

那天有个姑娘和我说自己是渣渣,小透明,咸鱼,画画和写文都不好……唉,什么时候说萌个cp还评比出自卑感了啊?画画写文还是剪刀手,都不是必备的技能啊😂还没有你书包里那本数学习题重要喔?

还有,说自己是个咸鱼什么的,真咸的,真懒的当然就随便叫(。)
但是如果因为自卑之类的,发自己写的东西上来还要加几句自嘲,互捧的时候还加几句自嘲,……还是别给自己加那么多戏(。)
真觉得自己渣,你知道要怎么做不让自己更渣吧?
然后你不去做,你就是懒,就在QQ,lof,微博上哭诉自己太渣然后等人来安慰……行,随便,你开心也行吧🙃

你说自己渣,那别人除了夸你还能干嘛?但是要清楚自己几斤几两啊,别人夸你还是骂你,都要仔细想想是不是自己出了什么问题。

还有,每个圈子里都会有埋没的金子,风口上的猪,和一堆无脑跟风粉,看淡点和看不爽就怼之间没有矛盾。

我很挑食,不像一些宝宝那样什么都吃,大多数同人我都吃不下,cos我一直都不太能接受(脸好看就算了,但是我还是不觉得那是我喜欢的角色),这都是我个人的口味,我喜欢某个角色就不太能忍受 过度 的ooc。

我一般看到屎就自己吐个槽完了。


开心就好,这个非常重要(。

通过写文我有了几个很可爱的小天使(虽然我们的友谊大概不会很长久,咳),很开心了XD

希望比我小的孩子可以放宽心一点。



川普都赢了,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为什么小学生总是没有小学生玩耍的自觉,搞好自己的那滩狗血还陶醉不够么,喜欢人造塑料刀没什么问题,别真把自己当尼采和上帝了呀。

越来越怀疑lof的空间结构,太催化个人对自我形象的膨胀了。过段时间全面戒断才好。噫,真是不利身心发展。

尽不相逢:

一座孤岛。:



一虐出道无期
二虐各奔前程
三虐前辈变后辈
四虐限定终结束
五虐官配成陌路
六虐年年跨年不相逢
七虐东西不同命
八虐故人不在
九虐掌声寥落
十虐曲终人散




J家十虐存档


【文字】三池崇史:从东瀛映画的两面性谈日本CULT美学

Well then...

猎影人:

回暖_Jasmine:





       本来文章是要从三池崇史的代表作之一《热血高校》开始的,结果后来收不住了。         

       从任何角度出发,对于一篇文章来说太多次提到俳优不免显得肤浅,所以我们就先来谈谈小栗旬吧。

       小栗旬帅吗?一点也不帅,只不过看电影的时候每隔三分钟要暂停一下防止心跳过快而已。一个毋庸置疑的演技派,大河剧里的织田信长、不良少年、隐忍的警察、黑道大佬,医生、高富帅,甚至一个头绿到脚的河童角色都能够完美驾驭,这不得不归功于前不久刚刚去世的日本著名剧场导演蜷川幸雄,蜷川幸雄是日本当代戏剧的代表人物,与日本国宝级狂言师野村万斋也曾有过合作,小栗旬曾参演过其女蜷川実花的导演作品《恶女花魁》。蜷川一直对小栗旬十分器重,将因十分有难度而少有人出演,以残酷扭曲的人性为主题的舞台剧《卡里古拉》交给小栗旬,《卡里古拉》是一部四幕舞台剧,小栗旬出演的卡里古拉一角足有一百五十五页的台词。2007年,这部备受期待的舞台剧顺利上演,完美收官。



        《卡里古拉》是“存在主义”文学大师,“荒诞哲学”的代表人物,最年轻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法国作家阿尔贝·加缪的第一部戏剧作品。对意大利著名导演丁度·巴拉斯大家应该早有耳闻,他最为著名的电影作品就是《Caligula》,中文译名《罗马帝国艳情史》,世界十大禁片之一。对这部电影我只有粗略的了解,并没有兴趣深究,而蜷川幸雄导演的舞台剧倒是认真地看完了,舞台剧比电影更加尊重原著,无论是对原著的诠释还是表演的张力电影都无法与之媲美。舞台剧整场约180分钟,每一分钟都让人神经紧绷全神贯注,即使没有夸张的裸露与血腥,却让人感到无比震撼。


    
      “世界十大禁片”在一般人眼里是顶可怕的帽子,其扣上的电影必定羞于启齿,不堪入目。说实话,这些电影中不乏佳作,同样不乏粗制滥造之作,可惜这种评价仅仅流于表面,事实上这些电影已经跳脱“电影”的框架,挣脱摄影、表演、剧情的束缚,以艺术之名深入现实,剖开皮肉,毫无避讳地将血淋淋的丑恶示众。多数人不能够鉴赏这些电影,所以我们被拒之门外。

       说到“世界十大禁片”,十大禁片中排名第一的是“意大利三尼”之一的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执导的《索多玛120天》,电影由一向难登大雅之堂的法国作家萨德侯爵的作品改编,以但丁《神曲》中游历地狱的部分为结构,讲述了二战时期索多玛集中营中地狱般的生活。在这里提到帕索里尼的原因有二:一是叛逆的电影人的代表者,但是如果只用cult去形容帕索里尼及其作品难免太过单纯。帕索里尼曾对拍摄电影丝毫不加修饰,采用非职业演员;放任演员自我表演;室外拍摄实地取景;电影配音不加修饰采用原声;给予人体的赤裸特写镜头,他在那个时期的欧洲文艺界疯狂地打破一切禁忌,毫无底线以至于让人们感到害怕。他对人性的揭露批判不仅通过极端的写实手法展现,也利用诸如《神曲》,《十日谈》等有名的文艺作品表现,代表作如《索多玛120天》及“生命三部曲”(依时间次序分别为《十日谈》、《坎特伯雷故事集》和《一千零一夜》)。二是其自身存在的两面性,他的父亲是一个法西斯军官兼酒徒,他的母亲却是一个反对墨索里尼的农妇,而他自己是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奉者,另外,就作品而言,帕索里尼出身于意大利一个小资产阶级家庭,而他却站在穷苦人民的一边,执镜头为刀枪,穷其一生抨击处于社会中上层的小资产阶级以及中产阶级。帕索里尼作为享有“意大利后新现实主义时代导演”美誉之人,他也是电影史上第一个为电影献身之人,在《索多玛120天》上映后的万圣节前夜,帕索里尼的伤痕累累的尸体在罗马郊外被人发现,消息传出,整个欧洲文艺界为之震动,他的朋友、学生、以及崇拜者们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尊称他为“圣·皮埃尔·保罗”。



       说到这里,我发现无论是“cult”还是“两面性”,用于帕索里尼身上都不免显得苍白,所以关于帕索里尼还是就此结束为好,权当是我为了点题而硬凑的插曲。回到之前的话题,从“cult”的本意出发,《Caligula》也是一部不折不扣的cult电影,这样说来,其实世界十大禁片中的每一部电影都将cult发挥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其中就包括三池崇史的代表作《切肤之爱》。除了夸张的难以忍受的视觉冲击,十大禁片中其他电影被禁的原因还包括与当时的国家电影制度冲突,强烈的政治色彩,恶心的长镜头,颠覆传统的拍摄手法等。就以三池崇史的《切肤之爱》为例,该片曾被世界上十一位最著名的电影评论人推选为2000年十部最佳电影之一。这部影片的前半部分叙述格调唯美缓慢,就像一部轻松平常的家庭伦理剧,然而影片的后半部分却是一个白衣少女的虐杀实录。需要强调一下,不是虐杀白衣少女,是白衣少女发挥了十八般武艺进行的玩耍般的虐杀展览。这种状态很像06年三池崇史在拍摄《鬼伎回忆录》后顺便拍摄的访谈式纪录片《我是爱与自由的导演——三池崇史 》, I Am the Film Director of Love: An Interview with Takashi Miike,多数人表示,这名字起得真tm恶心。但是所谓“纯美中发掘丑恶,温情中透视暴力”,这种看似冲突,实则融为一体的两面性正是三池崇史及其作品的魅力所在。

       《四十六亿年之恋》的名字听起来就像《一公升的眼泪》一样纯情,直人叔俊朗的五官都要浮现在我眼前了,可惜导演的名字叫三池崇史,所以就算是安藤政信英俊松田龙平貌美,也掩盖不住监狱的肮脏和恶行的丑陋;就算是爱情电影,也必须是一场难以置信,令人作呕,并且痛苦地无法前进的爱情。对于这部电影,文艺青年彻谈意象,普通青年一头雾水,同样是晦涩难懂的电影,《穆赫兰道》看三遍可能瞧出点门路,《四十六亿年之恋》看三十遍也徒劳无功,你可以认为它是一部非常意识流的电影,也可以认为它是一部非常装逼的电影,但是不得不承认在这部电影里三池崇史将暴力美学发挥到了极致——暴力之美,暴力与美。电影《四十六亿年之恋》里除了血浆没有任何暴力的镜头,却被认为是暴力美学的巅峰之作,因为每当暴力事件发生时,镜头便转向一边,此刻观众所能感受到的,除了视野里静止的影像,就是耳边利器刺入皮肉的声音,如此一来,观众在感受钝痛的同时,也就只能看到纯粹的鲜血之美了。金伯莉·皮尔斯在拍摄新版《魔女嘉莉》时弄了十几种血浆询问网友哪一种最真实,而三池在《四十六亿年之恋》里使用了鲜红的血浆,没有真实感,当然可以认为这是三池在贯彻他的电影中所谓的意识流,不过这种鲜艳的红色露骨地向观众展示了暴力之美,美得惊心动魄,不同于其他电影中多用的暗红血浆,只骇人而无惊艳,只暴力而无美学。暴力美学其词本身就存在矛盾,cult美吗?暴力是美的吗?三池做到的就是把极端的暴力与极端的美融为一体,就是把这种看似冲突的矛盾融为一体。



       很多年前还能在网络上见到电影《拜访者Q》,虽然那时能见到的也仅仅是电影名字而已,但是这几年不知道为什么,连这部电影的名字也见不到了。《拜访者Q》打破社会底线的程度比起金基德的《莫比乌斯》有过之而无不及,可能是因为这部电影存在严重的反社会意识,所以随着年份的增长淹没在时间的浪潮之下了。三池崇史拍得出《拜访者Q》这样极端的电影,却也拍得出《中国鸟人》一般温柔的电影,可能确实如三池自己所说—“ I Am the Film Director of Love.” 



       “日本电影”、“香港电影”、“好莱坞电影“……每一个被冠以”铭牌“的名词背后都拥有一种情怀。在世界十大禁片中,日本出产就占了三部。而我们更多接触的日本电影闻名的另一面是“物语”或者“清新”。“物语”,以物为语,用静默的事物表达情感,代表者如小津安二郎;相比之下“清新”更加广义,名气最大的当属日本动画电影导演宫崎骏。
      
       说到小津安二郎,就不得不多说一些了。这位伟大的日本电影导演,凭借他不动的“物语”镜头,让全世界都曾对他致以敬意。例如长得有点像猩猩的美国怪老头吉姆·贾木许的《天堂陌影》;德国的维姆·文德斯的《寻找小津》;芬兰的阿基·考里斯马基的《火柴厂女工》;台湾的侯孝贤的《咖啡时光》。

       小津安二郎与三池崇史,看似毫无关系的二人其实也有渊源可谈。三池崇史,曾被美国《时代》杂志评为最受期待的十位非英语导演之一,生于大阪府八尾市,就读于日本电影学校,师从恩地日出夫(1967年执导川端康成同名作品《伊豆舞女》)、今村昌平。事情便从今村昌平说起。六十年代,日本电影新浪潮,一部分电影人(代表即为曾经跟随小津拍摄《麦秋》、《茶泡饭之味》、《东京物语》的今村昌平)逐渐萌发了新的思想,他们虽然承认小津的电影造诣,但他们认为小津只拍日本官方认可的国家形象,既然时代变了,那么电影美学也应随之改变,小津对电影的过分雕琢已经使所谓的家庭式日常电影失真,他们要革命,革老式电影的命。2013年,既是小津安二郎诞辰110周年,又是小津安二郎逝世50周年。110年前,吉泽商店在浅草开了一家专放电影的商店,促成了日本大众现代主义文化的崛起;50年前,一直对小津安二郎不满的今村昌平拍出的自己的代表作《日本昆虫记》,将“书写蛆虫”进行到底。这是日本电影的守旧与革新,白面与黑面,是日本电影的两面性。作为今村昌平的学生,三池崇史更是与小津安二郎背道而驰,将电影的黑面发挥到淋漓尽致。



        一位从未去过日本的美国学者露丝·本尼迪克特写下了震惊世界的作品《菊与刀》,“菊”是日本皇室家徽,“刀”是武士道文化的象征,至此,露丝·本尼迪克特就已经淋漓尽致地表现了日本这个文化中充满矛盾的民族,书中说到日本人:“他们好斗而又温和;黩武而又爱美;倨傲而又有礼;冥顽而又善变;驯服而又叛逆;忠贞而又背弃;勇敢而又怯懦;保守而又求新。”这种矛盾体现在三池崇史的电影中;体现在他对电影的观念中;体现在日本电影中;也体现在日本文化中;甚至体现在日本的历史进程中。



       这里忍不住过度解读一番,仔细想想上文提到的日本电影新浪潮革命便觉得与明治维新十分相似,日本幕末时期进行的明治维新,是日本历史上最有名的一次革命,以坂本龙马、高杉晋作、木户孝允、胜海舟、大久保利通等为代表的人们将日本推向的一个新的时代。其中高杉晋作的老师吉田松阴,就是日本军国主义思想的开端,是主张侵华的代表人物,可惜这种摆脱守旧的革新对于日本来说,是强大的源头,对于我们来说,是万恶之源。
      
       如果说“物语”是日本电影的情怀,那么“武士道”便可说成是日本电影的精神体。所以,要说“日本cult美学”与“cult美学”有什么不同,那就不得不提日本电影世界的精神支柱—武士道。
   
       日本江户时代,武士道盛行,武士道精神即“义”、“勇”、“仁”、“礼”、“诚”、“克己”,日本人用樱花比喻他们的武士道,这本身就是一种矛盾。樱花美丽而温柔,而武士道虽有忠贞,但更多的是残忍。但他们如此认为的原因有二,一是集团精神,即成片的樱花聚在一起时比单个的樱花更加美丽;二是舍身取义的精神,日本人认为樱花最美的时候并非是盛开的时候,而是凋谢的时候,在片刻耀眼的美丽中达到自己人生的顶峰、发挥自己最大的价值,之后毫无留恋的结束自己的生命。这种美丽与残酷的结合,与《切肤之爱》的电影理念何其相似。



       武士道精神在日本电影中几乎无处不在,三池崇史的《寿喜烧西部片》便可拿来作例,不过提到这部电影,又不得不提到西部片。

       以前写过《墨西哥往事》的一篇小评,说中国拍不出好的西部片和环境地理什么的也有点关系,现在承认错误,相比中国,日本与西部片更是不该有半点关系,却能出现《七武士》那样的精品,《寿喜烧西部片》也算是个不错的异类,这样看来,实在是该归咎水平问题。《墨西哥往事》的导演是罗伯特·罗德里格兹,昆汀·塔伦蒂诺的好基友,能干许多连痞子昆都干不出来的事。而昆汀呢,是cult成瘾,对cult的感情可谓“不疯不魔不成活”。值得一提的是,昆汀本人一直视三池崇史为偶像,于是三池老怪这部奇葩的cult西部片《寿喜烧西部片》就有了昆汀的身影。有趣的是,电影片头昆汀仰天狂叫“寿喜烧真好吃!”,片尾打出去的孩子跑到意大利成为了Django,《寿喜烧西部片》是2007年的电影,2013年,昆汀作为导演拍摄了他的第十三部作品《Django》,啧啧,痞子和老怪这故事真是抒写得感人至深。与三池崇史不同的是,昆汀迄今为止共十四部作品,部部堪称精品,三池虽然年老一些,但至今已有六十余部作品,其中精品之作毋需多言,却也不乏玩乐之作。《寿喜烧西部片》集结日本一线明星(包括伊藤英明,木村佳乃,香川照之,伊势谷友介还有打酱油的小栗旬),包括剧情在内,整部电影看似一锅名副其实的寿喜烧,实为三池崇史的创新之作。不过显然身为三池的粉丝,昆汀所拍的同为cult西部片的“续作”《Django》更为用心,着实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回归武士道话题,三池崇史最具有武士道精神的作品是《十三刺客》 。本片翻拍自工藤荣一1963年同名经典名作,新版剧本由上文说了半天的三池崇史的老师,著名导演今村昌平之子天愿大介担任,电影获得2010年日本电影旬报十佳影片第4名,67届金狮奖提名,是三池崇史少数受众较广的作品之一。就片种而论,《十三刺客》可以是动作片;可以是古装片;可以是cult片,可是它更加正统的身份是“日本剑戟片”。
   
       日本剑戟片,其代表作有《带子雄狼》系列。改编自同名漫画的《带子雄狼》与众多新时代剧一起,形成了1970年代商业电影的新趋势。或许这一系列电影高度重复的形式,蛮不讲理的杀戮风格谈不上多大的艺术价值,但其触及的暴力美学成为了cult精神指引下的代表风格,也成为之后日本电影不曾断绝的创作路径之一。 
     
       日本传统武士片固然有如《大菩萨岭》里的宏大杀阵;《椿十三郎》里的血脉喷张;《侍》里的玩味cult,但大体仍旧含蓄克制,《带子雄狼》系列则打破了这一传统。如同漫画一般不切实际,夸张,大胆,大有“以一当千”之势,连美国B级片之王罗杰·科曼也曾为之惊叹。 可惜曾经与日本剑戟片密不可分的日本古装动作片愈发展愈纯爱,以致至今大多日本古装动作片与传统的日本剑戟片相去甚远,更与暴力美学,cult精神毫不相干。如今三池崇史《十三刺客》横空出世,虽然情节略落俗套,但这部电影重起日本剑戟片的架势,实在不可小觑。这样看来,三池崇史即使是在商业片中,也不忘贯彻日本cult美学之道,确实不愧为大师。



       2001年的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上,三池崇史的《杀手阿一》上映时,他给观众们配发了呕吐袋。之后这件事自然成为了三池崇史的标志性事件。终于说到了这部电影,被称为三池崇史天才之作的《杀手阿一》,即使如此,我也没有勇气点开这部电影,只能从少数影评中去感受这部电影的天才之处。这部电影的评论完全走向两个极端,未见中间之辞。一部分人认为这部电影变态,恶心;一部分人则认为这部电影真实,专业,多有溢美之词。更有影评者认为这部电影利用夸张的戏剧化艺术表达了三池崇史的社会危机意识。这种说法不免让人觉得有些“过度解读”,是否过度解读?我认为答案是否定的。

       不论是否为三池崇史的fans,观看三池崇史的绝大部分作品的过程对于精神健康者来说都不得不用“忍受”来形容。从三池崇史的大多数作品来看,不少人会认为三池是一个内心充满恶趣味并且浑身散发商业俗气的导演。其实三池崇史不仅师出名门,也一直在不同的作品中隐藏着他的社会意识,因此也有人称其为“另类的社会派导演”,例如下文将要提到的《热血高校》,如果仔细分析铃兰,凤仙以及其他势力的内部制度,不难发现这几方势力的斗争似乎在影射政界几方势力的斗争,这一点《杀手阿一》表现得更为露骨,以欲望之地歌舞伎町为舞台,将受虐、自杀、欺骗,腐败、堕落这些社会黑暗面简单暴力地表现出来,看似荒谬夸张,其实这些不过都是现实社会的舞台缩影。三池崇史的作品总是充满的对日本社会的批判与讥讽,这一点从他1995年正式出产的第一部电影《新宿黑社会》中便可看出。也就是说从那时候起,他就为自己打上了“cult工作者”的标签。不过《杀手阿一》这部电影,并不推荐心智健全者去看,毕竟电影是夸张的艺术,这种过头的阴暗只在电影的黑面出现便罢。适宜人群大概是深受生活折磨,游走于变态边缘的人。此类人群看完这部电影后大概会心生恐惧,悬崖勒马吧。



       终于要说到《热血高校》,之前看到有人说想知道这些热血少年毕业后都去做了什么,我想我的脑洞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芹泽,毕业后要做什么。”
“啊,不知道诶。”
“可以的话,我想当公务员哦,不过,如果不能和芹泽一起的话还是会觉得非常孤单啊。芹泽,我们之间…是不会变的吧。”
“时生,我想开家拉面馆。”
一边源治:“切,穷鬼。”
“喂!你说什么!穷鬼怎样啊!”

       看这部电影简直就是一种围观热血美少年的视觉享受,不过为什么总让人感觉电影中某两位同学的友情有些稍稍过界,为什么呢?毕竟三池崇史也是导演过cult同志片(《布鲁斯口琴》)的人。虽说导演为了让电影场景更加贴近漫画而特意调理了色彩,使得电影色调的处理十分成功,尤其第一部的决战场景颇为震撼,不过那夕阳下的电塔也在十分带感地见证着两位少年的青春友(ai)谊(qing)啊。看完这部电影里小栗旬的表演,一般人根本把持不住,电脑外面弯了多少直男碎了多少少女心,原因不仅是小栗旬实力耍帅,更要归功于三池崇史超凡的掌镜功力。这样一部看似收敛的商业片,其实也包含着三池崇史电影观念的精髓之一:例如那些无处不在的涂鸦,其中有一处写着“下剋上”,这正是上文所提到的日本武士道精神。战国前三雄之一的武田信玄,夺其父之位,带领家臣走向昌盛;改变了日本战国时代格局的著名事件“本能寺之变”,此事便是织田信长的家臣明智光秀导演的一出“下剋上”的好戏,另外,织田信长当初争夺家主之位时也多次遭到弟弟织田信行的暗杀,可见在日本江户时代之前的战国时代,武士们的确是崇尚以下克上的。



       有不少人诟病影片结构俗套。事实上,在《热血高校》第二部中,从约九十二分钟起直至第一百三十三分钟影片结束,接近1/3影片的精彩群搏,这种令人瞠目结舌的影片结构比起罗德里格兹的强行喷血跑路制造荷尔蒙不知高明了多少。影片不仅充斥着暴力美学的具象化代表:喷洒的血浆,还拥有父子亲情,兄弟友情,时刻让人感到温暖。这就能回归到主题:所谓矛盾,就是这种温情中透视暴力,看似冲突,实则融为一体的两面性。另外,影片穿插的喜剧成分也能让人感受到独特的,水到渠成的三池崇史式幽默。不过这种幽默体现在除《热血高校》的其他作品中,着实让人感到十分不痛快。例如句尾一定要带上一个“喵”的设定在《鼹鼠之歌》中给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壮汉;一个带着青蛙头套的人形生物在《极道大战争》中拿下头套后还是一只丑陋的青蛙;昆汀在《寿喜烧西部片》片头玩枪战,历经惊险终于抢到一条蛇,他剖开蛇腹,取出蛇蛋,为面前的寿喜烧添了一味。“天哪,神经病啊!”——这就是“三池崇史式幽默”。


  
       此外,在《热血高校》中不得不提的还有音乐。一是成立于1988年的重量级乐团THE STREET BEATS,这支日本老牌摇滚乐团混在剧情中献唱了《热血高校》第一部的OP<I WANNA CHANGE>,以及《热血高校》第二部的ED<流浪之歌>;二是片中若有若无的女角,虽然若有若无,歌唱的也并不怎么出彩,但美日混血的黑木明纱足够漂亮,并且之后成为了赤西仁的老婆;三是最让我措手不及的,在黑木明纱单方面和小栗旬谈情说爱的时候,熟悉的大叔出现了,氏原亘的大叔音当初我可是听一遍就中毒了,大叔依旧留着坂田银时般的卷毛出现在镜头前,DOES乐队竟然也“见缝插针”地献唱一首<トーチ・ライター>,并且收录在<世界の果て / トーチ・ライター>专辑中。熟悉得可以中毒的大叔音;熟悉的卷毛;熟悉的酷似周婕纶的爆裂鼓手,对不起,我有点跳戏了。
 
      毋庸置疑,三池崇史是大师级的导演,然而他的电影在Mtime时光网上没有一部评分超过八分。可想而知,三池崇史的cult是真正的cult:如此美丽,独特,却从来不令人向往。
 
       根据开始的构思,这是一篇有关《热血高校》的短评,结果后来越发不受控制以至于完全偏题,不得已撤掉了《热血高校》的海报与介绍,对结构做了很大改动。无论如何,写下这篇文章,还是源于对《热血高校》的热情。原因很简单:说了这么多,在三池崇史的作品中,最好看的就是《热血高校》。  


      
       不过写完之后,我发现我还是完全不能禁锢于题目,开始的构思早抛之脑后,对于有些东西想多说几句,又懒得再开几个标题,就顺带着写开了。姑且算是随手划划,想到哪写哪,写到哪算哪了。磨磨唧唧又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一个意思:woc跑题了!